雾霾

雾霾停课期间写给我学生的话

白老师转发,原文地址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4MzY1NzcwNg==&mid=400571988&idx=1&sn=745db96384444f6982564c97542239f9&scene=22&srcid=1208aFUL6q0JCJFEQ28dEVgd#rd
2015-12-08 原作者:杏坛赤子
我的孩子们:
终于停课了,上一次因公共事件停课还是12年前的非典。
这是一次不得已的停课。短暂的欢呼后,更多人感到了悲凉。
明珠说:“可能要很多很多年以后,大众才能意识到我们正在经历的是一场怎样的灾难,而非值得雀跃的假期,我真的心疼北京。”
慕华说:“我们现在所做的只是暂时的,我们终究还是逃避”。
陈琦说,他根本高兴不起来,他宁可不要这个假期。
虽然我们需要休息,但这是一种悲凉的休息。
如明珠所说,这是一场灾难,这是12年前非典之后又一次灾难。但那时候,你还很小,而今天,在你们的花季,遇到了可能是人生第一次公共事件。
你们长大了,以后还会遇到更多的不如意,甚至灾难。
我和你们一样,为今天的局面痛心;我和你们一样,追问这何时是个头。
有关雾霾成因和背后的利益博弈争论得太多了,我实在不想就事论事。我们真正想和你们探讨的是我们的认知方式。
这大概是你们第一次不欢呼的放假。因为你们突然发现,同快乐的假期相比,还有很多已退成背景而我们并不关注的美好。
也许有一天,我们无法再安静的上课;也许有一天,我们的头顶上甚至炮弹横飞。
到那时,也许今天枯燥的学习,会成为我们最美好的回忆。
你们的思考体现了我总喜欢引用的“无尽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与我有关”这句话。在这个互联时代,没有谁能够独善其身,更没有谁能够真正脱责——这不是将元凶泛化,这是我们每个人选择的结果——谁不承认这点,谁就是自私,我也无话可说。所以,我们都思考,都要问:这是为什么?我们该怎么办?
而要回答这两个问题,我们必须审视我们的思考视角。
我想起前几年西城区模拟考试作文题:“如果你不出去走,你会以为这里是全世界。”当时,我就主张这个题的重点在“出去走走”和“你会以为”的关系,现在更是觉得这句话说得到位。
同时,我又想起孔子曰过的 “毋意、毋必、毋固、毋我”。
前几天,我写了一篇《无尽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与我有关》,结果被一个叫“荒堂”的才子批评了,在文中我成了“精神胜利法”的硕儒。好在你们中有人(因为这篇文章要发在网上,考虑到现在网上的生态,我隐去了她的姓名)读懂了这篇文章的用意,做出这样的评价:“我感觉何老师和这个荒堂主人对‘克己’等词的理解与定位不一致,由此导致意见分歧但又各有道理。荒堂将‘节制欲望、克己复礼’视为隐忍不发、逆来顺受;但我猜想何老师说‘克己’的真正意思是利益既得者牺牲一些私利、顾全大局。”
我本想就荒堂的误读做一些阐释,而且也写了很多话,只是未及成篇。因为我必须及时给你们的同学回复他有关生命认识的疑惑,必须赶紧准备即将到来的月考,还必须准备下一周的课程和与其他学校老师的交流。在网上写文章只能是稍微有闲且不得不发时才要做的。所以,我停了笔先不做回应——你们同学的解读其实已替我做了回应。
当然,有一点我是要与你们沟通的。
很多人不同意我节制欲望的观点,其中一个理由就是王朔所说的 “他们都叫你学好,好自个使坏”,也就是有人说的“自古节制欲望是统治者对人民的洗脑”,唯有靠制度才可以约束人性。
这话我当然同意,我那篇文章根本不反对制度变革,我自然也承认“自古节制欲望是统治者对人民的洗脑”这个事实。可是我总以为,在制度尚不完善时我们总要做点事情吧,不能因为“自古节制欲望是统治者对人民的洗脑”而否定节制欲望本身吧。
而之所以会产生误读,又与孔子所说的“意、必、固、我”有关。
此时,再看那年的作文题 “如果你不出去走,你会以为这里是全世界”,又有了很多感触。
那么,怎么走?去哪里?作为学生,我们能怎么办?
我们现在主要能做的,可能还是修身学习、切磋琢磨,等待社会的检验。虽然我们没有离开书桌,但视野却可以更加广阔,也算是出去走走。
我们要学好语文,准确理解他人、准确表达自我,而不是误读、曲解与妄言,从而学会公共说理;我们要学好历史,理解今日所遭一切都是历史的结果,从而对当下有一种同情之理解;我们要学好经济,理解人的求利行为规律与利益分配规律,从而理性认识社会现象;我们要学好数学,理解世界变化是有因果变量的,因而必须精确计算并分类讨论;我们要学好地理,理解我们生活的地球的真貌;我们要学好外语,理解异域人们的生活形态,并准确传达我们的文化精神;我们要学好理化生信科,理解科学对于世界的革命性作用;最重要的是学好哲学,理解世界与人性的本质。唯有如此,我们才是清醒智慧的人。
总之,要有对知识的渴望与敬畏。只有知识丰富知识结构合理,眼界才能开阔,才能“毋意、毋必、毋固、毋我”;出去走走,才能走远走实。
同时,我们要努力理解世界的多元与复杂。我们喜欢蓝天,但是我们要理解经济发展,特别是工业化对我们的意义。我们主张权利,但是我们要理解这个世界还有其他群体的利益要保障。
更重要的,是始终保持清醒头脑与独立判断,怀疑并审视任何信息与观念。怀疑一切不是否定一切,而是分析这些信息和观点的来龙去脉,分析它们的表象与实质——知其然更知其所以然。只有自己的头脑不成为他人信息与思想的容器,自己的嘴才能不是别人的传声筒。
最后,还要力求心平气和。不自做悲情、更不被人煽动。要知道,雾霾的出现警告了我们每一个人:自然环境破坏了,我们无法生活;但如果社会环境毁了,我们将无法生存。现在蓝天已经成了让人渴求的东西,那么统一、和平、安宁、信任这些东西如果没有了,我们怎么办?
所以,当我们停课时,欢呼暂时放松固然可以理解,而真正该做的,还是重归书桌、重拾经典,更要重回生活,求知、求仁,反求诸己、切磋琢磨——总之一句话,“学不可以已”。
而作为教师的我,不能只盯着你们的分数,不管你们的做人和身心,更不能忘记师表、双面人格,整日痛骂道德沦丧、却冷遇甚至阻止你们为集体公益而做出的牺牲,整日抱怨社会对自己不理解,却用狭隘之心看社会看他人。
我始终自勉,你们的所有行为,都与我有关。
本文快要写完时,看到咱班另一个同学写的《后知后觉谈“克己复礼治霾论”》。这篇文章替我回应了荒堂同学的批评,我心甚慰,因为我的想法被她深切地理解了。
她在文章中感叹:“被寄予‘干预社会’厚望的我们,平时答过这么多政治主观题,说一堆宏观层面上的头头是道的话,真正问自己有什么极具科学性又切实可行的政策或解决办法,没有。甚至作为一个普通人,除了关好窗户打开净化器,提醒妈妈要戴口罩以外,我没法再做更多。无助,还是自己无用。”
看了这段话,我的眼泪都快下来了。
“干预社会”一词是我借王宁先生的说法激励所有二附中文科学生的话,从这段话可以看出我两年来的激励起到了一定作用。发表文章的同学在文化课学习上并不是学霸,在班里和学校也不是最主要的干部;但我却以她自豪。她善良、有担当,善思且理性。这段话体现的情怀让很多成人都不及。
当然,我还要说,我们并不是无所作为,我们现在的苦学、省思就是在为去霾做事。从科学角度说,去霾并不是件非常难的事,但从社会角度看,去霾却又无比艰难。前者靠理科的智慧,后者却要靠文科的筹划。
而现在,我们年龄还小,暂不需要我们冲在一线——至少现在,还不是“苍天当死、黄天当立”的时候,还不是不能放下一张平静书桌的时候。我们要做的还是以“毋意、毋必、毋固、毋我”的心态去长本事、磨性子。
想到这些,我们的学习也许会更有意义更有动力。就用金老师的话共勉吧:“空气不好,在家自学,学好了治理雾霾”。

感谢雾霾
各大网络上有关雾霾的红色预警接二连三的响起,我像猛地被抽了那么一鞭,不由得哆嗦起来。
不过5秒钟以后就好了,我的脊背又挺了起来。
每到秋末冬初,空气寒冷干燥。此时,北京城的各色雾霾预警便铺天盖地的响了起来,弄得偌大的北京城在小小的浮埃下微颤。
接着,学校传来放假两天半的消息,我才微微松了一口气。可随即而来的不是欢乐而是悲凉。因为这不是假期,而是囚狱。
打开空间,扑面而来的是放假党的欢呼,他们将放假称为“一二七”运动,他们称北京学子统一战线,更有甚者,他们将此搬进了初高中教材,挪进了鲁迅书中,刻进了余光中的诗歌里。虽然我对这类事件并不反对,但这次,我却稍稍有些犯晕。
我不得不说,我们都是一群没心没肺的孩子,我们可以白天对着雾霾指标触目惊心,也可以晚上在车里开着空调四处闲逛,却不知增加了多少污染物。
微信群里,老师再次确定了放假的日期,这是第一次因为雾霾而放假吧,让我想起了《看见》中柴静对非典的那次回忆,那时候北京城也是放假的,像现在一样。我不敢拿那次噩梦与现在对比,因为历史太可怕,但不可否认的是,我们现在遭遇着灾难。
2012年我刚来北京的时候,PM2.5才刚刚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而三年过去了。雾霾究竟带来了什么,是悔改,是觉醒?并没有,我只看到了口罩和净化器的销量飞升。
雾霾一来,总是看到网上各种对国人的辱骂,中国人实实在在打着自己的脸,看着下次的雾霾的光临。
真得感谢雾霾,这不,放假了。仿佛我们需要的是假期,而不是蓝天。

陈橙橙。癌症女孩 关注环境污染,转发本说说送500红包
网友们好,我是北京人,名字叫陈橙橙,我在北京有自己的微商公司,我在12月1号查出来了肺癌,还是晚期,原因是吸入有机物质太多,就是PM2.5,也就是雾霾,家里人都十分难过,但是已经改变不了事实,为了不让更多家庭遭受这种痛苦。我拿出500万呼吁大家绿色出行,大家尽量做公交车出行!不要焚烧垃圾!今天只要转发本说说,截图发给我就送500红包,不求点赞,只求大家转发!

 

今天是15.12.12,星期六。北京城中到处充斥着丁达尔效应,高楼大厦上五颜六色闪烁着的霓虹灯发出的光被空气中的各种固体小颗粒分散。晚上我去物美超市,霓虹灯光被散射开来。光源被其它建筑物挡住了,空气中一颗颗小恒星发出耀眼的光芒。放几张在某进京证办理地点的图片(今晚拍摄,空气指数456):

PANO_20151212_211714

PANO_20151212_211553

PANO_20151212_210358

PANO_20151212_211506

IMG_20151212_211917

IMG_20151212_210456

IMG_20151212_205821
又起了几天前的“休假”,老师在微信群中发布了放假的日期,最开始是两天半,后来又是三天。在这个假期中从始至终,我只是想到我又能多休几天假期,自己还有多少作业要做,然而我却从没有想过放假的本质是什么?

明珠说:“可能要很多很多年以后,大众才能意识到我们正在经历的是一场怎样的灾难,而非值得雀跃的假期,我真的心疼北京。”
网友们好,我是北京人,名字叫陈橙橙,我在北京有自己的微商公司,我在12月1号查出来了肺癌,还是晚期,原因是吸入有机物质太多,就是PM2.5,也就是雾霾,家里人都十分难过,但是已经改变不了事实。

2016-01-08经网友证实,该人发的是假消息,是炒作,我对该消息深表遗憾……
IMG_20151213_002214

IMG_20151213_002226

IMG_20151213_00223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